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文章来源:成都心理咨询师培训网   作 者:心理学爱好者   更新时间:2016-12-05 16:05
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世纪精英心理网www.028xinli.org
曾经遇到过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士,从一个较为边远的城市跟随丈夫到了C市,算下来在C市生活二十多年了。在跟我的聊天中,了解到她丈夫是土生土长的C市本地人,而自己尽管来到C市这么多年,有一个女儿也读大学了,是个典型的C市软妹子,但是一直以来,她总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城市。用她的话说,那种若有若无的陌生感,一直萦绕在心里,挥之不去。和丈夫的关系,也好像隔了一层什么,和公婆之间,当然也并不算融洽,总体感觉就是凑合着吧。身边的朋友,几乎就没有C市本地人,每次回老家,特别是见到自己的那些初中同学,是最幸福的时刻。这么多年来,她有一种身在异乡为异客的无奈感和孤独感。
 
在跟她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个现象,就是她一口的家乡话让我接收信息比较困难,多数的时候,我要重复确认是不是这个意思。她的口音里,几乎找不到在C市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痕迹。当我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后,她怔了一下,沉默,然后说,确实如此,自己从未意识到,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口音这么多年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然后她问我,这个很重要吗?
 
如果我们说,一个人的性格是构成这个人最根本的要素,是区别于其他人,并使自己成为一个独立个体的必要指针的话,那么,一个地方,或者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是如何让自身区别于其他的地域,城市,国家和民族而独立存在的呢?这,也是一个类似于个体的性格层面的东西,那就是,这个地域,城市,国家和民族的文化。一个地域的文化,就是这个地域的性格。同样,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也就是相应的这个城市、国家乃至民族的性格。
 
说到文化,就需要说到承载文化的语言。可以说,离开了语言,文化也无处安身。如果说,人类迄今为止有一项最伟大的发现的话,无疑的,就是人类发明了语言,或者说创造了语言。这是人类进步和发展,并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最根本的开创性的发现。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使用语言,传情达意,互通声息。如果说,每个人独有的生活经验的总和构成了这个人的自我的话,那么,因为语言的发现,一个民族通过语言记录下来的历史就构成了这个民族自身。语言是一个符号,标识着每个地域和民族的独有的文化,从而建构了某个地域或者民族的独特性。
 
了解了这些,我们就可以回到文章开头那位女士的困惑了。心理学有一个重要概念——认同。指体认与模仿他人或团体之态度行为,使其成为个人人格一个部分的心理历程。在我们人格形成的过程中,认同这一心理机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一个孩子,通过认同自己的父母,将父母人格中的一部分内化为自己的人格的一部分形成了自己的人格并因此而确认“我是谁”。如果不能完成这个认同,他就会对自我有一个模糊甚至飘忽不定的失衡感,难以形成一个恒定的自我概念。我们经常会听到有人说,我不知道我是谁,我感觉找不到自己,等等,大概就是这种认同没有完成造成的。一个人,因为认同了自己所在的团体,并因此找到了在团体中的位置而有一种安定感,这是对团体的认同。一个人,因为认同了所在地域,所属城市,国家和民族的文化,而可以确定“我是北京人”,“我是中国人”或者“我是中华民族的一员”等等,这是文化的认同。
 
如果我们身处某个地方,处于某种文化背景下,我们是需要寻求认同的,这个过程包含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主动认同所处地域的文化,另一方面也会寻求所处地域文化对自己的认同。如果找不到这种认同感,那么,我们将难以界定自己,并因此,内心也难以安稳。前文说到的那位女士,在来到C市已经二十多年的情况下,她的口音仍然没有任何的变化,从这一点大概可以发现,她或许缺乏对这个城市固有文化的认同。因为缺乏这种认同,她就难以真正融入这个城市的文化,也就难以和认同这个城市的文化的人们建立真正意义上的情感的链接。包括她的丈夫和公婆,还有其他的亲友们。因为我们前面说过,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而口音(语音)是语言的一部分。每一个地方都有区别于其他地方的独特的口音,包括语言习惯,发音方法等等。这是我们成长在某个环境,从牙牙学语开始就根植于我们内心深处的文化的脚本,无论你走到哪里,离开你的故土多少年,口音里的一些最根本的元素是很难改变的。
 
这个女士,保有自己故乡的独特口音,本无可厚非,这也是她确定我是谁,我是哪里人这样一个自我概念的基础,是需要被尊重的。我们保有自幼年时代就拥有的独特口音,这既是对故土,对父母的认同,同时,也是对故土,对父母的忠诚。这是一个人,特别是我们中国文化所非常看重的——本。当我们离开故土多少年,某一天回到故乡,我们可能最害怕别人说“你忘本了”这样的话,那是能引发我们强烈羞耻感和内疚感的巨大攻击。忘本,意味着你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祖宗。在我们的交流中,她确实也回忆起自己当年离开故乡两年后,回到自己的家乡,因为口音有了一些变化而遭到了亲友们的嘲讽,加上性格上的一些弱点,因此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产生了强烈的负罪感。后来,可能是这次回娘家带来的刺激,也有其他一些因素,她有意无意地坚守自己的乡音,一成不变,并因此拒绝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C市人”。
 
可以说,她走向了一个比较极端的方面,因为对乡土文化的认同,她坚守自己的乡音,并排斥另一个城市的文化,也因为排斥这种文化,她无法认同保有这种文化的人们,也就无法真正融入这个自己居住了二十多年的城市。在这种意义上,在这个城市里,在她丈夫,公婆和亲友的心里,在她自己的心里,她永远都是一个精神上的异乡人。在这座城市里,她找不到自己的精神家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她的心一直在漂泊,在流浪。而这种异乡人的感觉,也影响了她的亲密关系,尽管她考上了大学,离乡多年,和丈夫自由恋爱,结婚生子,曾经也和丈夫恩爱有加。
 
当然,不能就此把她的困惑归结为她一个人的原因,在这个城市生活的这么多年中,因为她自身的原因,她难以认同这个城市的文化,也因为环境的原因,让她产生了很多的心理困难,各种原因,相互作用。她对乡音的坚守,也可以理解。但是,对于她的困惑,心理学能够给她带来的帮助,或许只能是让她学会适当改变自己,这是她唯一可控的因素。心理学一直都坚持着这样的一个假设,那就是尽管我的困难不是我一个人造成的,但是,最终还是需要我自己对此负责。如果我们要强迫他人或者环境对我们负责,那么,我们就有了要多少有多少的借口让自己的人生黯淡无光。我们无法改变我们的环境,改变过去,我们能够改变的,只能是我们对过往的看法和应对环境的方式。
 
从这一点上,我们也可以说,所有的问题,都是自己的问题,接受这一点有点困难,也情非我愿,或许也很憋屈,但是,接受,改变才能发生。我们可以不改变我们的乡音,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对所处环境的文化的看法,我们可以不扭曲自己成为异域文化的奴隶,但我们可以对异域文化保持一种适当的开放和包容。
 
开放和包容的心态,源于我们内心的安全感。只有感到安全,我们才会敞开自己的内心。由此,我们也需要探索我们的过往,我们早年的经历,探索我们的母婴关系,去看看,在我们生命的早年,是否从母亲那里建立了足够的信任感和安全感。从与这位女士的交流中,我们也发现她早年与母亲的互动模式存在着一些缺陷,这,也是她需要修复的创伤。这个过程或许会比较漫长,但是,这种觉察,让成长成为可能。
 
尽管我们的早年经历对我们人格的形成有重大影响,但是当代心理学开始逐步打破了早年决定论的思考模式。当代的终身发展心理学认为,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些需要完成的任务,或许我们在成长的某个阶段的任务未能很好地完成,但是,只要我们在现在的阶段,能够完成当下需要完成的任务,那么,因为过往未完成的任务而造成的创伤将会得到自动修复。这是一个值得欢欣鼓舞的新的理念。
 
我们不必纠缠于过去,被过去旧有的经验捆绑,允许其他不熟悉的文化进入,增加自己从未尝试过的新的体验。为此,我们需要一些新的尝试,甚至带着恐惧去尝试,而这种尝试得到的新的体验,会成为我们的全新的生活经验,让我们对自己,对环境,对过往,对未来有不一样的感受和期待,成长就是这样发生的。尽管不容易,但因此带来的不一样的感受,也值得期待。
 
如果对某个地域的人有特别的反感,如果对某个文化有强烈的排斥,甚至如果学不好一门外语,如果在一个企业干得很不如意,想要逃离却又害怕,如果本来有能力做一件事却总是莫名地做不好....所有这些,都可以去检视一下,在对这些人和事情的认同,特别是价值观的认同上,是否有不能解决的冲突。如果有,那就去看看,是这些人和事情本身存在问题,还是我们自己有很多的固着甚至偏执。这种检视会引发觉察,而觉察,会让我们过一种真正可以选择的生活,要么改变自己,寻求适度的认同,融入当下的环境,工作或者关系;要么远离,潇洒无挂碍;甚至很多的时候,连远离都不可以,我们还可以外圆内方,保有自我最根本的不被浸染那部分的前提下,在俗世纷扰中和光同尘。
 
在《定风波》序中苏轼问柔姬,“广南风土,应是不好?” 柔姬对曰:“此心安处,便是吾乡.”既来之则安之,既遇之则顺之,与命运和解,在困境中升华,亦不失为一种智慧的生活态度吧。。。。

  • 心理咨询师二级证书
  • 心理咨询师三级证书

学员体会

学员 王芳

 

感谢精英心理培训网把我带入了心理咨询师学习的大门。

学员 王峰

 

在学习心理咨询师之前没有想到学习能给我带来这么大的变化,短短半年的学习时间让我真正了解了心理咨询

学员 李芳

 

作为一名母亲,最开始学习心理咨询师的课程只是为了帮助自己的孩子戒除网瘾,但没有想到在精英心理培训网的的短短几个月能让我有如此大的变化。

人力资源专员 刘鑫

 

在企业做人事工作,最难的就是如何在面试的短短几分钟内,判断出应聘者是否适合企业,通过学习心理暗示技术让我的招聘工作变得顺利,感谢世纪精英心理咨询师培训学校。

监狱干警 李勇

 

从事狱警工作8年了,天天和犯人打交道。每天重复和封闭的环境让我和我的同事都感觉说不出的压抑,幸好单位安排我们学习心理咨询师课程,通过课程帮助我们缓解了内心的不良情绪。



版权所有:成都世纪精英培训学校

公司地址:成都市锦江区庆云南街69号红星国际广场2栋11楼 邮编:610041 传真:028-68185906 免费咨询热线:400-0616-538